欧宝体育-2020世界面孔之四:乔治·弗洛伊德:你的美国可以呼吸吗

新华社北京12月17日电 美国男子乔治·弗洛伊德的家人打算在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修建一座纪念中心,以便非洲裔族群以那里为平台讲述自己的故事。

非洲裔、因新冠疫情冲击而失业、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、遭警方暴力执法身亡……“小人物”弗洛伊德的人生轨迹是疫情下美国非洲裔族群苦难加剧的缩影,更是美国长期系统性种族歧视的结果。

“弗洛伊德式悲剧”还会重演吗?他的死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写这一群体的故事脚本?种族歧视下的美国,他们何时才能真正呼吸?

全球震惊

弗洛伊德,46岁,5月25日因使用假钞嫌疑,遭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白人警察德雷克·肖万“跪颈”执法近9分钟,其间多次挣扎求饶“我无法呼吸”,最终送医不治。

他生前名不见经传,但他在生命最后时刻因痛苦不堪喊出的“我无法呼吸”成为美国反对警方暴力执法及种族歧视的示威口号。

从芝加哥到亚特兰大,从纽约到洛杉矶,全美包括首都华盛顿在内数十个城市爆发大规模示威,其中一些演变为骚乱。正如《华盛顿邮报》所述,“火与怒笼罩美国”。为应对乱局,美国至少40座城市宵禁,十多个州出动国民警卫队。

在华盛顿,白宫一度关闭。大批示威者聚集在白宫以北的拉斐特公园,其中一些人越过护栏与警察和特工冲突。为确保安全,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一度躲入白宫地下室。

弗洛伊德之死不仅震动美国。联合国、非洲联盟等国际组织和非洲多国政要谴责美国警察“谋杀”非洲裔男子、批评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现象。在欧洲、非洲、大洋洲,多地示威者不顾疫情期间保持安全社交距离的规定,走上街头抗议。

在英国首都伦敦议会大厦外,数以千计示威者聚集,一名示威者大喊“是时候破除系统性种族主义了”;在南非比勒陀利亚总统府外的纪念区,一幅海报中,一名倒在血泊中的男子问道,“你确定要沉默吗”;在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,数百示威者高喊“我们要正义!我们要呼吸!”

再揭痼疾

弗洛伊德曾经接受戒毒治疗,当过卡车司机、保安,因疫情冲击而失业。他死后的法医鉴定结果显示,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……他的生平令人感慨,弗洛伊德正是在政治、经济、法律、福利等多重社会不公中挣扎求生的美国非洲裔公民的一个缩影。

美国当选总统约瑟夫·拜登在选战期间表示,弗洛伊德之死并非偶发事件,数百年来“系统性种族主义”在美国一直存在。

尽管美国在法律层面确定“人人生而平等”,种族歧视与偏见在美国社会依旧根深蒂固,暴力执法屡见不鲜,社会不公日益严重,“我有一个梦想”渐行渐远。

美国超过四分之一非洲裔家庭净资产为零或负数,非洲裔在教育、工作中普遍遭受歧视和欺凌。大量非洲裔美国人处于社会底层、从事更易感染新冠病毒的工作且难以获得高质量医疗保障,因而在疫情中“更脆弱”。

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数据显示,全美新冠死亡病例中非洲裔占大约四分之一,明显高于其人口所占13%的比例。非洲裔美国人新冠确诊率、住院率和死亡率分别是白人的1.4倍、3.7倍和2.8倍。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感叹:“没有什么比疫情下的生与死更能体现美国人的肤色差异。”

难促改变

弗洛伊德之死触发美国改革警方执法的讨论。囿于种族歧视和偏见,“弗洛伊德式悲剧”短期内恐难以避免。

受党争因素影响,美国联邦层面警务改革立法前景仍不明朗。7月8日,时任美国司法部长威廉·巴尔承认,美国执法人员“区别对待”白人与黑人是“普遍存在的现象”。弗洛伊德死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同样印证巴尔说法。

6月12日,非洲裔男子莱沙尔德·布鲁克斯因停车地点影响快餐店顾客取餐遭警察盘查。警方在布鲁克斯没有做出攻击性举动情况下开枪,致死布鲁克斯。

8月23日,非洲裔男子雅各布·布莱克接受警方盘查时走向自己汽车,遭一名警察从背后连开7枪。布莱克因中弹而瘫痪,首次发声时说自己“连呼吸都疼”。

从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·路德·金喊出“我有一个梦想”到今天的“我无法呼吸”,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。弗洛伊德的悲剧,让世人警醒,美国离真正做到尊重人权和消除种族歧视,路还很远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ingle-hk.com